零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吴雄昂双核进入标配多核演进将继续发展

发布时间:2020-06-30 19:43:32 阅读: 来源:零钱包厂家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指导下,由中国电子工业科学技术交流中心(工业和信息化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简称CSIP)和济南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共同主办的2011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促进大会暨第六届“中国芯”颁奖典礼于12月16日在济南隆重召开。

本文引用地址:以下是记者对于ARM中国区总裁吴雄昂的采访实录:

记者:中国是你们很大的市场吗?

吴雄昂:在亚洲今年是最大,应该是大过日本,这个可能有点儿不准,因为地震日本今年衰退太厉害了。

记者:请吴总介绍一下ARM简单的情况以及在集成电路行业整个产业链中处于哪个位置?在这个链条中,它在业界的地位是怎样的?

吴雄昂:ARM是全球最大的知识产权公司,我们主要是设计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给半导体厂商。不管是全球20大还是中国20大的半导体工业都是我们授权的客户。今天早上我的演讲中也提到,2011年大概出了210亿片芯片,总共有28%是基于ARM的,也就是说有6亿多片,今年会超过8亿多。全球每人一颗,我们看到到2015年全球每人大概三颗,其实也很简单,在座的都有手机,手机至少是一颗。如果说你是一个智能机的话一般有两颗,因为机占有一颗芯片,主处理还有一颗芯片,这还不算蓝牙,因为现在很多集成进去了。从产业链来讲,我们在产业的地位主要是提供处理器生态系统的架构。不管你做什么样的系统芯片,只要做系统芯片就要跑软件,要跑软件就要和其他的芯片有互相的连接和交流。ARM作为嵌入式产业的语言实际上在机器之间用ARM的语言交流,用这个方便度高了很多,不需要其他的翻译。

记者:本届在中国芯的获奖产品是哪一款?

吴雄昂:今年还没通知我,去年有一个支撑服务的奖。

记者:您对中国芯活动有什么看法?这个活动已经好多年,您对它有没有什么期待?

吴雄昂:我们从2007年参加,2007年我们的合作伙伴里有中国芯的很少,大部分中国芯得奖的都是基于ARM来开发的。最大的好处就是说,我们看到这几年基于ARM架构的合作伙伴中国芯片的出货量提高很多,从两三千万片提高到五亿多片,成长了十几倍。包括产值,产值也增长了5倍。这几年半导体设计行业大概从三十几亿美金到今年的五十几亿美金,成长了84%。基于ARM架构的公司产值成长了三倍。所以,这点来讲的话,我们觉得是很有意义的,确确实实不管从产值还是从整个的出货量来讲,我们通过跟产业合作帮助了中国的半导体设计产业,在这方面都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因为有行业的对比,很明显的是,非ARM产品成长比较慢。

记者:芯片和整机企业之间会存在一些联动方面的问题。您觉得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意见?

吴雄昂: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我们看大的环境,移动互联跟云计算推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同时,因为这两个技术的发展,大家都看到原来传统产业的商业模式跟边界已经被打破,就好比苹果打破了出版业的一些东西。很明显地,譬如说现在的移动游戏这一块很快被平板手机完全打破,现在基本上已经打了半破。这个产业打破以后,对于出来的新产品的多样化会比过去多很多。过去要么PC要么手机,这几个分类是比较明确的。现在分类越来越多,它的功能互相的比较。一个本质的是用户需要它应用的体验,在手机上应用的东西要在平板上、PC上以及电视上也要有,这造成了一个很大的改变,这个改变对整个产业的影响是比较大的。也就是说,我们做硬件的对于软件服务的应用都很多。每家客户的软件人员在过去几年的增加速度是硬件的两到三倍。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但是我们产业卖一颗芯片还是这么多钱,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产业在研发、做产品的过程中一定要用平台化的方法去做,苹果、三星这两年也是这样做的,国内的产业也开始往这个路上走,这是一个变化比较大的。

整机厂商怎么推动?整机厂商更在乎的不仅仅是原先硬件指标的比对。原先硬件指标的比对是我的屏有7寸你的屏8寸,你的屏有9寸,或者我的跑1兆你的跑2兆,现在整机厂商更注重消费者在应用服务上推动他们,要求他们有这一类型的服务。我在手机上玩的游戏要在平板上或者电视上也能玩,比如说我的视频停在这儿接到电视上还要那样放,这种应用服务的连贯性推动了整机厂商对上游的要求。我举个最明显的例子,台湾最大的厂商做的电视里,以前采用的是非ARM架构的,它被整机厂商要求,原因很简单,整机厂商说,你不这样做的话,我承受的软件开发压力就很大,要做很多额外的东西帮你把这个东西给解决掉。现在很大的因素是,整个整机厂商包括芯片厂商对于软件需要承受的开发压力跟成本大大增加,一定要通过平台化的方法相应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您刚才大概列了一些现状,未来要解决这样一些问题有没有一些好方法?

吴雄昂:一定要用平台化的方法来做,用平台化的方法来做才能重复使用原来的东西,这样才能节省很多开发的时间跟成本,这是不可避免的。

记者:CSIP编的参考资料里举了像松下、LG、三星他们做产业链的这种垂直的整合,会不会有类似于这样的帮助和举措?

吴雄昂:垂直整合更多程度上是在商务跟软硬件方面整合。用苹果举个例子是最好的,不管是iPhone还是iPad在硬件上没有自己的IP,CPU是ARM的CPU架构,它的设计是自己设计一部分、三星帮助它设计一部分,三星帮它制造,屏是三星的,Memory、flash是三星,在硬件上它没有太多的东西,更主要的是打破了边界,改变了出版业、改变了软件以及媒体出版业。也就是说,它让一个工程师可以直接把应用写出去直接赚钱,他等于是把硬件这点东西做成一个产品,变成一个个人消费的终端。比如说电视屏幕就这么大,这不是一个个人消费终端,你不可能在上面消费任何东西,除了每个月的月费以外,这是一个很大改变。这肯定是一个趋势,大家都这么走。

记者:智能手机应用ARM的数据是多少?Cortex-A9是高端,A8是中端,将来的演进趋势是怎样的变化?

吴雄昂:这个核的数量肯定是增加了,具体数字我还没有。有两个原因表明增加,智能机的功能增加以后,新的智能机大家打的标杆包括摩托双核,有的推出来推出来4核或者4+1核,这肯定是增加了。刚才提到现在手机的集成度也高了,各种各样的整合度对于整个里面需要的处理核的数量有所增加。

记者:我不知道现在能不能透露ARM的专利和授权费用,在手机的成本里占到多大的比例?

吴雄昂:应该是非常小,我不记得具体的比例是多少。记得上次有一个统计ARM在国内每赚一块钱的话,产业链的客户一般是九十几块,当然这是芯片了,算上整机的话那就更小了,芯片在整机里大概占40%的份额不到。

记者:演进趋势?

吴雄昂:有几个产品的演进趋势,双核进入了标配。多核演进还会继续发展,多核演进会往两个方向发展,第一个也许从两核变成四核;第二个不对称的大小核的概念会越来越流行。我们今年在一个多月前发布的大小核,也就是说同一个系列架构的核,在软件完全兼容、系统看起来完全一样的情况下,事实上有一个很小的核,是简化的核,。普通手机应用的时候全部是小核在跑,这样很省电。当发现处理能力不够,比如说玩3D游戏或者处理一个很大的文件,需要大功耗的时候再把那两个大的核打开,软件自动切换。你需要PC处理能力的时候用PC能力的大核来做,不需要的时候关掉,手机类的还是用小核来做。这个方式跟纯粹大核来讲的话大概节省70%左右的功耗。这个是肯定会发展下去的。为什么?我们知道现在的电池包括iPhone电池功能功能跟不上,即使到了2020年电池容量也不过比现在多两倍多一点点而已,但是很明显的我们的屏幕越来越大,从单核变双核,原来跑500兆现在要1G、2G,肯定功耗要上去,你能做的事情尽量趋缓。我们看到电池的成长曲线不要偏差太大。但是很明显的,像老的诺基亚经常能待机五六天这个事情不能奢望了。

记者:所有的智能手机都用ARM的架构,不知道有没有例外?intel好像要把手机线给卖掉,后来把几个部门整合在一起,这样对ARM有没有挑战?

吴雄昂:当然有挑战,intel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公司,执行力也非常强。但是在移动这一块,我们的整个生态系统优势还是比较大的。为什么这么说?移动是一个产业链,跟PC产业链是不一样的。PC产业链结构比较短,也比较简单。在手机这个产业链相对比较长的,它的生态系统里做的公司也非常多。对这个来讲,这些产业链的人一下切换到那边,这是非常难的。除了数量多、操作复杂以外,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是我们看PC行业的利润分布图跟手机行业的利润分布图,产业链利润分布上,在PC行业是很不均衡的。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是做手机厂商的现在做PC,可能比以前还赔钱。为什么要干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不是intel能不能做出一个很好芯片的问题,而是intel能不能让这个产业愿意在这个上面投入这个生态系统而放弃原来的生态系统做这件事情。

记者:在互联网领域,intel和微软构成了联盟,在移动互联网领域ARM跟谷歌构成了联盟,有没有实质性的合作关系?将来有没有跟微软等有合作关系?

吴雄昂:谷歌也会跟我们讲类似的话,我们做一个CPU架构是开放型的,就像谷歌是开放型的平台一样,我们开放支持所有的操作系统,虽然现在大部分系统市场驱动,而不是我们故意跟谁不跟谁。

石家庄西装定做

青岛西服订制

天津制作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