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晋惠帝司马衷在历史上当真是个白痴吗

发布时间:2021-01-05 14:23:42 阅读: 来源:零钱包厂家

揭秘:晋惠帝司马衷在历史上当真是个白痴吗?

今天,小编和大家聊聊司马炎所立的“白痴继承人”——晋惠帝司马衷,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大家想象中的白痴。

许多人认为司马衷是白痴,只因为司马衷说过一句千古名句:“何不食肉糜?”可实际上,如果仅根据这句话,断定司马衷是一个白痴,实在是有失偏颇。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看《红楼梦》第五十一回,内容是说贾宝玉的丫鬟晴雯病倒了,为贾宝玉管账的袭人不在,所以贾宝玉安排另一个丫鬟麝月去拿一两银子,为晴雯请大夫。

接到这个任务的麝月很为难,她居然问贾宝玉:“多大块的银子算一两?”贾宝玉的回答也很绝:“你选一锭大点的银子就是了,我们又不是买卖人,管它多大块呢?”

麝月便拿了一块银,提起戥子来问宝玉:“那是一两的星儿?”宝玉笑道:“你问的我有趣儿,你倒成了是才来的了。”麝月也笑了,又要去问人。宝玉道:“拣那大的给他一块就是了。又不做买卖,算这些做什么。”

单看麝月和贾宝玉的这段对话,比起司马衷所说的“何不食肉糜”能强多少呢?为什么大家不说麝月和贾宝玉是白痴,反而要说司马衷是白痴呢?

或许有人会说,麝月和贾宝玉这段对话虽然不着调,但从这两人平时的一举一动来看,肯定不是白痴。

可如果我们通过史书的评价来对比,也很难说司马衷是白痴。真正的白痴皇帝应该怎么记载呢?我们来看看东晋安帝司马德宗:

帝不惠,自少及长,口不能言,虽寒暑之变,无以辩也。凡所动止,皆非己出。

安帝幼而不慧,口不能言,至于寒暑饥饱亦不能辨,饮食寝兴皆非己出。

以上两段内容分别出自《晋书》和《资治通鉴》,且不说司马德宗的真实形象是不是如此,但至少说明一点:如果史书说某人是白痴皇帝,一定要把他白痴的现象说出来。

比如说司马德宗,史书说他不会说话、不辩寒暑、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有了这些具体事例,所以才说司马德宗是白痴皇帝。

可我们翻遍关于司马衷的记载,哪有类似的说法呢?

对于司马衷的评价,大多数是说他“淳朴”、“不学”和“不能亲政事”。从这个角度来看,只能说司马衷不太聪明,但总体来看还是一个正常人。

如果我们从司马衷平日的一举一动来看,似乎也很难说他是白痴。

在司马衷成为皇帝之后,只有一次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爱,那就是当乱军要杀嵇绍之时,司马衷说:“嵇绍是忠臣,你们不可以杀他。”但嵇绍最终还是被杀了,鲜血溅了司马衷一身。事后,当人们要清洗司马衷衣服之时,司马衷说:“上面有嵇侍中的血,你们不可以洗。”

帝曰:“忠臣也,勿杀!”对曰:“奉太弟令,惟不犯陛下一人耳!”遂杀绍。血溅帝衣......右欲浣帝衣。帝曰:“嵇侍中血,勿浣也!”

单从司马衷这一次的表现来看,他哪一点像智力有问题的人呢?

在司马衷成为皇帝之后,只有一次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恨,那就是在赵王司马伦作乱之后,司马衷当众说:“阿皮撇我的手指,从我手中抢走玉玺,我不能饶了他。”

阿皮是义阳王司马威的小名,当司马衷说出这番话之后,司马威立刻被杀了。

伦败,晋惠帝反正,曰:“阿皮捩吾指,夺吾玺绶,不可不杀。”阿皮,威小字也。于是诛威。

从司马衷称呼司马威小名来看,两人的关系本该是极其亲密的,但司马威在关键时刻背叛了司马衷,所以司马衷深恨于他,亲自宣判了他的死刑。

再从司马衷的谥号“晋惠帝”来分析,当时的人应该也只认为他平庸善良,而不认为他是白痴。同样被谥为“惠帝”的汉惠帝刘盈,也没人说他是白痴。

司马衷最大的问题在于:他虽然不是白痴,但为人较为愚钝,同时又比较软弱而惧内。但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晋武帝司马炎对他进行训练的结果。

即使是婴幼儿,也总想让世界围绕自己旋转。如果外界不由着他的性子来,他就大哭大闹。从本能而言,外界不能让人满意,人就会表达出强烈的不满,并试图改变这一切,这是本能。

人后来学会听话、懂得沉默,甚至变得懦弱,都是后天强化的结果。当他想大哭大闹的时候,经验就会告诉他:这个世界绝不会围着他旋转,如果不沉默,很可能会失去更多。

司马衷很小就成为了西晋帝国的继承人,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就是如何做一个好皇帝,但他为人愚钝,恐怕很难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中理清头绪。

在这种背景下,司马炎就不停地训练他:当你看不懂局势发展的时候,记住“沉默是金”就行,让帝国的权力机器自己运作。

最重要的是:人心难测。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什么人为你打算?什么人借你谋利?别说司马衷这样愚钝的人,就算是我等智商正常的人,又有谁敢说自己看人从不看走眼呢?

所有人站在司马衷面前的时候,那肯定都是一脸的忠贞和温顺,开口闭口都是国家和天下,但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别说司马衷这样愚钝的人,就算是我等智商正常的人,又有谁敢说自己能洞悉一切呢?

在这种背景下,司马衷学会了沉默。只有在嵇绍被杀和司马威背叛的时候,他才忍不住站出来说话。因为这个时候,他认为自己完全能做出准确判断了。

除此之外,外戚杨骏在失败之时,他的外甥对司马衷发表了一番杨骏最忠心的演讲,但司马衷理也不想理他。

段广跪言于帝曰:“杨骏孤公无子,岂有反理,愿陛下审之!”帝不答。

皇后贾南风在失败之时,也是对司马衷高呼冤枉,但司马衷理也不想理她。

后至上阁,遥呼帝曰:“陛下有妇,使人废之,亦行自废矣。”

当司马衷无法判断真伪忠奸的时候,他始终保持沉默,任由各方进行利益博弈,这才是西晋朝堂逐渐崩坏的主要原因。

或许有人会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司马衷的确应该为西晋灭亡负责,而司马炎选择司马衷为接班人,岂不更要担责吗?”

从逻辑上讲,这个说法没错。可从现实角度来看,这个说法同样有问题。

关于皇位继承权的各种理论,都是用来扯淡的,因为批判的武器永远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

你说得再有道理,但是你背后的枪杆子不给力,那你说什么都等于白说;如果你背后的枪杆子给力,那你再不会说都没关系,理论这东西永远是一抓一大把。

应该用什么方式选择继承人呢?立嫡可以,立功、立贤、立长、立德也可以;再不行,禅让也可以;再不行,商汤周武的革命也可以。

大家可以想想:无论古今中外,有没有哪个团队在拥有足以定鼎天下的实力之后,却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从而放弃定鼎天下的呢?

我并没有通读地球上的所有史书,但我敢肯定:这种例子不会有。拥有力量却找不到借口,这怎么可能呢?

司马炎有二十六个儿子,司马衷的确也不是一位合适的接班人,但司马炎为什么不换他呢?

在我写愍怀太子司马遹的时候说过,这里有司马遹的原因,但这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司马衷这个太子深得人心,不是司马炎想换就能换的。

在司马衷十九岁时,重臣卫瓘就曾含糊其词地说司马衷能力太差,如果让他继位,肯定会出大事。

瓘每欲陈启而未敢发;会侍宴陵云台,阳醉,跪帝床前曰:“臣欲有所启。”帝曰“公所言何邪?”欲言而止者三,因以手抚床曰:“此座可惜!”

听了卫瓘的说辞之后,司马炎就想了一个办法来测试司马衷的能力:他把一些难题写在纸上,送到司马衷府邸令他作答,司马衷府上的高人很快就给出了一份答案,然后让司马衷照抄一遍交给司马炎。

司马炎拿到答案之后,立刻交给卫瓘看:“你说太子能力差,看这答案,能力差吗?”卫瓘立刻紧张得手足无措。

帝悉召东宫官属,为设宴会,而密封尚书疑事,令太子决之。.......泓即具草,令太子自写,帝省之甚悦。先以示瓘,瓘大躇,众人乃知尝有言也。

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能看出来,司马炎这种做法实在是有点无厘头:你真要测试司马衷的能力,何不把他叫到殿上,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作答呢?你把问题送到太子府,不是摆明了给司马衷作弊的机会吗?

其实,司马炎的用意就在于此。知子莫若父,司马衷是个什么水平,司马炎能不清楚吗?

司马炎的做法,并不是在测试司马衷的能力,而是在测试司马衷的人望。

通过这样一番测试,谁都知道太子愚钝,但是谁敢说呢?卫瓘为什么紧张得手足无措,因为通过这件事,他也看出了司马炎的人望有多高。在这种情况下,卫瓘哪还敢再说什么呢?

在那个年代,谁能当太子,绝不是皇帝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

汉高祖刘邦一心要废太子刘盈,吕后哭泣他不听,张良劝说也不听,叔孙通劝说他也不听,大臣们纷纷劝说他还是不听。

但当刘邦准备真正动手废掉太子的时候,却发现太子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政府的高级官员都支持太子,世人景仰的世外高人也都支持太子。

面对如此庞大的一股势力,即使刘邦贵为开国帝王,却也不敢随心所欲地决定太子人选。

上欲废太子,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大臣多谏争,未能得坚决者也。吕后恐,不知所为。上从破黥布归,疾益甚,愈欲易太子。张良谏不听,因疾不视事。叔孙太傅称说引古今,以死争太子。上详许之,犹欲易之。[注]:及燕,置酒,太子侍。四人从太子,年皆八十有馀,须眉皓白,衣冠甚伟。四人为寿已毕,趋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吕后真而主矣。”

刘邦是白手起家打天下,司马炎的天下却是从他爷爷司马懿时代就开始积蓄力量了。刘邦都做不到的事,司马炎又凭什么能做到呢?

从历史上看,围绕太子而产生的权力争斗,从来都是非常激烈的。帝国常常因此而形成几大集团,一派支持太子,一派支持亲王,最后引得几大集团火并,并最终导致两败俱伤的事实在太多了。

不用说太远的事,就拿西晋之前的三国来说:曹丕兄弟争得差点煮豆燃了豆萁,孙权两个儿子争得更是死伤狼藉。

曹丕聪明能干,孙和也聪明能干,但是他们的兄弟却一直与他们争夺皇位继承权,最后兄弟之间争得一塌糊涂。

与之相比,智力存在问题的司马衷却能一直稳坐太子之位,更顺利地登上皇位。虽然他的兄弟很多,却没有一个人试图与他争夺皇位继承权。

这本身就证明,帝国内部支持司马衷当太子的力量,一直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从这个角度来看,西晋的灭亡,以及后世长达三百年的大乱,恐怕不能仅由司马氏来背锅。支持司马衷的豪门士族,谁也脱不了干系。

欧式装修

房屋装修图

三居室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