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女子被拐泉州20年她终于等来广西亲人

发布时间:2020-11-22 13:29:20 阅读: 来源:零钱包厂家

阿凤与弟弟相拥而泣

闽南网11月5日讯 昨日上午9时30分,一个身着红衣的中年妇女,一走进鲤城海滨派出所里,就被阔别20年的弟弟紧紧抱住。

弟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五六岁的孩子,长得比她要高出两个头。小伙子双眼通红,久久地抱住姐姐,痛哭流涕。

女子叫阿凤(化名)。她19岁时被人从广西拐卖至泉州。20年来,阿凤寻找亲人的念想从未断过,但却一次又一次被恐惧吞噬:至今,阿凤都会梦到当年那家“婆婆”用锄头砸她门的情形。

【认亲】

血浓于水,失散20年后的头一次见面,姐弟俩抱了好一阵子,不舍得放开。

失散20年再见 姐弟抱头痛哭

“那时我才五六岁。”昨日早上阿凤还没来时,记者先在派出所里见到了她的弟弟小石,他从广西赶来,早上刚到。

小石说,他已经不记得姐姐的样子了,家人找过好几次,甚至到厦门寻找,就是没结果。等待姐姐时,小石显得很焦急,一听到姐姐来了就匆忙下楼,一眼就认出进门的姐姐。

两人抱了好一阵子,不舍得撒手,让在场的人都感动了。阿凤说,离家前弟弟还没到她腰部,如今却已长得又高又壮。

陪阿凤来派出所的,是她的姐妹伴、重庆人向大姐。阿凤抱着弟弟哭了许久,刚刚放开,转头又抱着向大姐哭起来。“这个是妈,这两个是叔叔婶婶,你还认得吗?”小石来时,特地带来了一部相机,有家人的一些照片。

“妈的头发都白了……我要跟你回去,我想妈了,想回去看她。”阿凤看着照片,难过地说。

【讲述】

被拐,嫁给弱智,逃出后,再流落他处。20年来,阿凤的遭遇让人嗟叹。

19岁被拐泉州 被迫为人生娃

阿凤被拐那年大概19岁。

她说,某天上午,她独自坐火车到来宾火车站,不知是不是在车上喝了什么饮料,下车后被谁拍了一下后背,整个人就昏昏沉沉,接着就睡着了,“过了三四天才醒过来,发现我被关在一个房间内,不知道在哪里”。

后来,阿凤才知道,自己被卖到了泉州南安的一户人家中。那户人家告诉她,人贩子将她卖给他们当儿媳妇了,她要嫁的是一个智力有缺陷的男人。阿凤说什么也不同意,对方就把她关起来逼迫,又打又骂。

阿凤说,这家人对她看管非常严,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为免皮肉之苦,她只好勉强同意。

之后,阿凤被迫和这名男子发生了关系,一年多后产下一子。

借打工机会逃出

再也不敢回去

“孩子出生后,他们对我放松了一些。”阿凤说,但“婆婆”等人对她很不好,经常辱骂她,对她发脾气。

她说,有一次她躲在房间里,将房门锁起来哭泣,“婆婆”叫她开门她不开,“婆婆”就拿起锄头砸门,把门砸得咣咣响。阿凤说这个声音让她害怕,直到今天,有时做梦还会梦到这个情形,从梦中吓醒。

这个“家”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魔窟,阿凤就想方设法逃出去。

她的孩子两岁时生了一场病,最终导致失明。这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很差,阿凤便提议出去打工赚钱给孩子治病。家人同意了,而阿凤则想着逃跑。她骑着一辆自行车到泉州市区,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热心大姐开导后

终于报警求助

逃了出来,阿凤仍然天天担惊受怕,害怕被抓回去。由于没有身份证,当她看到警察时也躲得远远的。

为了生计,她到各个工地打杂工,住就住在工地的宿舍里,过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后来,阿凤遇上了一名四川男子,人还不错,两人便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如今女儿都12岁了。而直到女儿7岁时,阿凤才租房“定居”在海滨街道。

阿凤思念父母,却不敢找警察。时隔多年,有时她会想起在南安的儿子,但一想到那家人,就打消了前去探望的念头。

半年前,阿凤认识了向大姐,后来两人关系要好,阿凤就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她。

“为什么不找警察,你是受害者,你又没有犯法,怕什么?”向大姐开导阿凤,说民警不会抓她,也不会把她送回南安。前几天,阿凤终于在向大姐的陪同下,向海滨派出所报警。

【寻找】

阿凤甚至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成功找到家人,是民警从死亡销户资料找到的线索。

派出所民警帮忙 圆她寻亲梦

阿凤是个文盲,家庭地址都说不全。民警接警时,她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写着“19岁被拐”等简单的字。

派出所安排了女民警和阿凤交谈,消除她的紧张心理,让她回忆过去的事。之后,民警通过三条线查找,一是通过全国被拐卖妇女儿童信息库,二是抽血进行DNA比对,三是通过阿凤提供的姓名等在人口信息库查找。但无奈的是,三种方式都没有结果。

20年过去了,阿凤只对父亲印象多些。她说,因为自己是家中的老大,父亲要求她成为弟弟妹妹的榜样,因此对她很严厉。说起父亲,阿凤喃喃自语:不知道父母是否健在,也可能再见不到面了。

阿凤这些话,却提醒了民警。民警小龚说,阿凤父亲年纪大了,可能已经过世,所以在人口库里查不到,但也许在死亡注销户中能查到。一查名字,电脑里果然跳出来资料。阿凤看到照片,一眼就认出是父亲。

阿凤说,弟弟来了,她要带弟弟在家附近转一转,过两天回老家看望家人,再回泉州,“毕竟,现在这边有家了”。

鲤城警方表示,除了为阿凤解决户口问题外,还会和广西当地警方和南安警方联系,追查这宗拐卖案。(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陈邵珣 史国亮 通讯员 黄炳煌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coach托特包

cucci手表

dior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