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时珍怒烧寿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3:52 阅读: 来源:零钱包厂家

明朝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李时珍与家人分别客居于湖北的蕲洲城内外。这年中秋的一天, 李时珍突然收到家里的来信,邀他晚上回去与家人团聚。李时珍欣喜之余,收拾一番便匆匆上路了。

这时,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了。从李时珍的住处赶到家里,尽管路途不远,但途中必须穿过一条僻静的小巷。李时珍刚拐进巷口,只见朦胧的月光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袍,高大魁梧的中年汉子。李时珍正与他擦身而过,这汉子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架在了李时珍的后脖子上,厉声喝道:“李时珍,你站住,否则要你的命!”

李时珍一惊,便站住了。他不明白,在蕲洲城里,他一无冤家,二无仇人,这汉子为什么要对他行凶滋事呢?这汉子命李时珍转过身来,说道:“只要你肯帮我开一张长寿的方子,今晚我决不为难你!”

“我答应。”李时珍道,“只是此地没有文房四宝,怎么办?”

这汉子不无讥讽地微微笑道:“你真是愧为医圣,难道你不明白,我既然在此恭候大驾,怎会不备文房四宝?”说完撩起长袍,从腰间解下一个布袋递给李时珍。

李时珍从布袋里取出纸墨,心想,今晚是在劫难逃。与其是反抗无望,倒不如顺水推舟,然后再见机行事。这样想稳当后,他便在地上铺开宣纸,蹲下身来开始低头磨墨。

汉子一见李时珍如此顺从,心里不免一阵得意。就在他得意之时,猛见得李时珍将砚台朝他头上砸来,汉子本能地侧头要躲,可为时已晚,只听见“嘭”一声闷响,砚台已不偏不倚砸在他头上。与此同时,李时珍飞起一脚,把他的匕首也踢飞了。

汉子眼看不是李时珍的对手,便双手掩面,伤心地“呜呜”哭了起来。

打劫不成,反而哭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李时珍心生疑窦,便向汉子打探缘由。汉子如泣如诉地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汉子名叫巫维新,家住离城十里的巫家村。由于他妻子长得美如天仙,便被衬里一个有财有势的巫为良抢了去,硬是要他妻子作小。他的妻子至死不从,几次自杀都未成功。消息传到巫维新的耳朵里,他心如刀绞,找巫为良要人。巫为良说,要人可以,但必须拿一张李时珍亲自开就的长寿秘方来作交换。无奈之下,巫维新救妻心切,便来到城里对李时珍无礼了。

说到这里,巫维新更加伤心了:”李相公,你无论如何要救救我的妻子啊。没有她,我也不想活了。刚才我对你无礼,还望你大人大恩大德,网开一面。”

李时珍被巫维新叙述的真情打动了。他望着被墨汁浇得一身一脸的巫维新,便从兜里掏出大印,在巫维新的白色长袍上按了一章。这一举动,巫维新开始感到不可思议,但当他低头细看,不由暗暗叫绝。原来,李时珍把砚台掷向他时,点点滴滴的墨汁已在他的白袍上写就了一张鲜为人知的寿方。巫维新欣喜之余,抱手一拱,破涕为笑道:“多谢李相公,小人这就告辞了”。

说完,巫维新走了。李时珍收好印章,才匆匆朝李府赶去。李时珍的母亲在家里等得不耐烦了,见李时珍这么晚才来,正要开口埋怨几句,李时珍却抢先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他刚才在路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对母亲说了一遍。母亲不听则已,一听便埋怨他道:“哎呀,儿呀,你被骗了!”

“我被骗了?此话怎讲?”

母亲道:“这巫维新根本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良家农夫,而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财主巫为良身边的管家。”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 “你怎么知道?”

“前些天,这巫维新已到我府上来过,他软硬兼施,硬是要向我们索取你的寿方,结果被我赶跑了。”母亲说到这里,见李时珍将信将疑,便又说道:“我说的千真万确,你如不信,我这就带你到巫为良家去瞧瞧。”

“不只是瞧瞧,我还要让巫维新尝尝耍我的滋味呢!”俩人说着话,便疾步走出李府,直往巫为良的家里走去。

此时虽然已近子夜,但巫为良的府上张灯结彩,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只见在大堂正中的墙壁上,高高悬挂着一幅由李时珍泼墨写就的寿方。年逾花甲的巫为良坐在太师椅上,望着刚刚被邀而来的各位宾朋,笑容满面地缓缓笑道:“今天,我邀你们深夜来此,就是让你们欣赏欣赏这幅由李时珍亲手开就的寿方!”

说着,他站起身,正面对寿方大夸特夸,这时,一个家丁匆匆来报:“老爷,李时珍母子要登门求见,你看是……”

家丁看着他发话,巫为良一捏山羊胡子,暗暗思忖:他们来干什么呢?难道这李时珍要来索回寿方不成?这方子既已在我府上,我手下十来个打手不是吃素的!想到这里,巫为良便对家丁说道:“来得正好,我正有话要问他们呢!”

家丁出去没多大工夫,李时珍母子便走进大堂来了。巫为良没多客套,便冲李时珍道:“你李相公有个宗旨,豪富巨商,恶霸财主向你索方,你一概拒绝,可你这幅寿方在我手中,这又如何解释呢?”

“这个……”李时珍把手指伸进兜里,故意不答。

站在巫为良身边的巫维新以为李时珍被问住了,便得意洋洋地嘲讽起来:“李相公,你应该说巫老爷足智多谋,而我演技不错,是吧?”

李时珍面无表情,突然挥手吼道:“你们别说了!”

大堂里的人顿时不作声了,所有的目光都盯着李时珍,等着他说话。可谁也没想到,李时珍蓦地从兜里掏出印章,甩手朝那寿方砸去,就听得“嚓嚓”声响,印章砸在寿方下端的墙上,犹如两块引火石剧烈地碰撞,顿时迸出点点火花。李时珍冲火花轻轻一扇,口中喊声“烧”字,只见寿方的下端蹿出火苗,“呼”地一下,寿方燃起熊熊火焰。

巫为良一看寿方着火了,心说不好,忙唤手下奋起扑火。可是那火越烧越旺,顷刻之间,整幅寿方烧为灰烬。

巫为良气得咬牙切齿,冲手下喊道:“快把李时珍拿下!”

“是!”

十来个手下同声应诺,齐刷刷地朝李时珍围拢过来。见此情景,李时珍的母亲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告诫他们:“你们这些蠢蛋,听着,别来送死!我儿可以烧掉寿方,也同样可以烧死你们!烧掉整个房子!”

巫为良一听这话惊呆了,十来个手下都惊呆了,所有的宾客都惊得目瞪口呆。他们眼巴巴地看着李时珍母子扬长而去了。

(全文完)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